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去看残荷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1-02 11:18    作者:

那天冬至,一大早,相关的诗歌朗诵、散文诵读、问候短信、调侃段子等,铺天盖地的鸡汤喂得人脑满肚涨。

我还是我,照样上班,下班,午饭,睡觉。

午觉醒来,文友电话相约去拍残荷。其实我过去对残荷没有多少兴趣。一片荷的干尸,乱七八糟地躺着、斜着、立着,毫无章法。有的耷拉着脑袋,有的秃着头,无精打采。自从跟文友学着舞文弄墨,对荷的尸体也改变了看法,增加了好感。你看她面对风霜雨雪毫不畏惧,居于清冷毫不寂寞,多美!以致后来看着荷花硕大,光彩照人,倒起了反感,那么张扬,不如残荷宁静淡泊,让人爱由心生。

距曾经赏荷的地方不远,聊着不着调的文学,十几里路不觉着就到了。可下车一看,荷塘早被藤蔓缠绕的铁栏杆围墙遮挡,大门紧锁,只能从缝隙里窥见一池残荷,在阳光下嬉戏打闹,互相抓挠。

我们想绕道后面沿河堤转进去,遗憾地是绕过去一看,往日鲜花盛开的大片荷塘已恢复成农田。记得两年前来赏荷花,当时和荷塘主人聊天,听他怨声载道,你们看着美,我们看着哭,砸锅了,赔本的买卖。我想今日他拆了荷塘种庄稼,自有他的道理。

残荷拍不成了,就沿河堤走走也好,别扫了兴致。有心者眼里无处不美,我们顺着河堤,漫不经心地走着。文友说,十月小阳春。我说,十月天短,无风就暖。冬至,刚刚出了阴历十月。

河边一簇簇干枯的芦苇,友人大呼,看这芦花多美。是的,夕阳照在微微摇曳的芦花上,透着明暗不同,细细碎碎的光。折一枝摇动着,那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飞舞。小时候用来塞毛窝、铺床,可暖和了,现在有了皮棉鞋、羽绒被,哪里还有它的用武之地!

前面有老桥和渡口,我带大家去看。同行者惊诧地说,还有渡口?回过神来问我,你怎么那么熟悉?我笑笑说,这儿有我苦涩的童年。这是一条引河,过了引河就是汴河,当年挖这河时,我不到十岁,就住在河南岸,经常放学和几个孩子到这挖河工地上拾粪,饿了就去工地讨块馍吃,渴了就捧一点工地的水喝。巧了工地上放电影,有时一晚看两场都不觉过瘾。

这儿也算是我的故乡。从小随父母颠沛流离,故乡很多,哪儿都算,哪儿都不算!其实故乡也不都是文人笔下那么美。我的故乡就是苦涩的,记忆里盛满了屈辱和眼泪。

引着文友走上小桥,其实是一座桥闸一体的多功能桥。从发黑的桥梁、桥柱上看,能知道这桥有些年头了,大概是挖河不久建造的,估计得五十年了吧。过了桥就是汴河,没有码头,顺着河坡有一只渡轮,有点像长江上的渡轮,只是小多了,没动力,是一位老艄工,拽住横跨在河面上的绳子,拖着船来往行驶。文友吆喝着问,“渡一人多少钱?”“一块钱!”老艄工的应答声从河面上飘来。他正在撅着屁股,用力把渡船拉向对岸,河那边有个骑电动车的人在招手。

站在渡口,张望新汴河宽阔的河面,河边水草丛生,中间微波荡漾。钓者划着小船飘在清波上,常有鱼儿上钩。渡口两侧挤满了网箱,显然,已经很久不通航了。

天渐晚,风乍起,寒意渐浓。朋友打来电话,约晚上一起吃冬至饺子。我虽不知冬至为何要吃饺子,但却感到一股暖意。文友说,我也该回家包饺子去了。

杨健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健身长跑 欢度新年
  • 美丽乡村建设持续推进
  • 漂浮式光伏电站初具规模
  • 宿州市蓝天救援队有了应急机械组
  • 皇藏峪再添新景观
  • 埇桥区水利兴修掀高潮